投稿邮箱:qlfzzk@126.com QLFZW@126.COM 新闻热线: 0531-82068506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现在的位置: 齐鲁法制网 >> 资讯 >> 法苑大观 >> 正文

悠悠石板路

时间:2021/7/26 8:44:16 作者:陈占俊 文章来源:日照日报

  家乡的石板路消失了二十年。这是一件令人失落和伤感的事情。石板路许多的故事,总会引起我无边的遐想。

  初识石板路有了很多年头。幼时,跟母亲从青岛返乡,下船登岸,经过石板路。三年饥馑,去伯父家躲饥荒,石板路又重走一回。来来往往,我与石板路结下不解之缘。1966年定居故乡,自此,我成为石板路上的常客。懵懂少年,不会对一条光秃秃的石板路产生兴趣,更不关心它背后的故事,我甚至嫌它的坡太陡,路面坑坑洼洼,在上面推车咯咯噔噔,尤其路中央那一溜光滑的大石板,还有一道深深的沟痕,从路上头延伸到路下头。

  那年,海上马面鱼丰收,我参加了生产队去水产站推鱼皮沤肥的劳动,一车湿漉漉腌鱼皮很重,需要拼力才能拱上陡斜的石板路。车轮循着路中央那条深深的辙沟向前缓缓滚动,车袢像索链将我和车连在一起,这让我想到从前行走在这条路上的车夫,他们也是这样的艰难,这样的拼命。何其相似,我在重复前人的故事。

  家乡的石板路不似江南的石板路,江南的石板路幽幽深深,曲曲折折,烟雨朦胧中,俨然一幅水墨,行走中间是温婉优雅的体味。家乡的石板路坚实而庄重,笔直而坦荡,一如家乡人秉性,质朴、坚韧、磊落;石板路浸润着岁月的沧桑,古朴厚重,它是一段历史;石板路氤氲着人间烟火气,温暖亲切,是一份情结;石板路滴洒着车夫的汗水,充满着辛酸,是一种惆怅。石板路是一幅沧桑的历史画卷。

  铮铮之石,古韵悠悠。斑驳的石板路镌刻下人们多少脚印,浸润着人们多少汗水,凝聚了人们多少情感。漫步石板路,如同踏入历史时光。岁月深处,我仿佛看到了往昔石板路上一幅幅生动的画面,推车的车夫俯首躬腰,头快挨着地了,圆鼓鼓的腿肚子几乎要爆裂开来,车袢刑具似的紧紧勒在脖颈上;俯首躬腰,像是向上苍膜拜,给予了他这条生路,他们把生存的希望和梦想都写在了这条路上;俯首躬腰,又像是求饶,快让我走出这条苦难的路吧!那条悠长的辙沟是无数人用血汗冲刷而成,隐约中我仿佛听到了汗水血水还在汩汩的流淌。

  石板路原本很长,从石臼古镇南门,左拐右折,一路南下,直达海崖头,我不知道它有多远有多长。悠长的石板路,我更衷情于近海那段。从老广场东侧一路下坡直达海边,长可二三百米,宽可五六米,有人说石板路的建造者是“长记”的贺仁庵,从多方了解,似可采信。一则,在石臼所众多商贾中,“长记”财力最强,海上航运,贸易规模,无人能比;二则,此公向有远见,乐于公益,建此工程,情理之中;三则,“长记”的库房货栈都紧挨石板路,货物进出十分便捷,获益良多。毋需细究,无论是谁建造了石板路,它都是古镇的骄傲,石板路像一条通衢大道,把古镇和外面世界连络起来,让石臼所人走向更远。

  有人说:石头有两次生命,一次是物质生命,万年沉积诞生于地表,苍古而悠久;一次是艺术生命,被人拾取欣赏于心神之间,清奇而当下。石板路上的石头并不是欣赏把玩之物,而是人们赋于了它更重要的责任和担当,万物真义,自有应用。石臼所是石头的世界,石板路石料均取材于本地花岗岩,人们也称其为海石,筑路石料稍做雕凿,方的正的,纵横成格;偏的斜的,形态无序;经年累月,风剥雨蚀,路石不再尖锐粗糙,表面光滑如洗,阳光照耀,熠熠生光。尤其路中央那趟硕大的石板,格外平整,坚固壮观,接茬处不留缝隙,建造者真的是下足了功夫,那好像是在为谁铺下一条御道,通向壮丽的殿堂。更让人不解,并不狭仄的石板路中央为何有一道深可三寸的辙沟呢?

  遥想当年,石臼所海面,弘舰巨舸,舳舻相接。石板路上车来货往,络绎不绝,土产粮粟,舟载船运,外货洋货,运抵本埠。无比繁荣的景象,才引出安徽桐城诗人方正玭“江淮红栗达神京,转运都由石臼行”诗句对石臼所海埠的赞美。石板路上运货的车子叫作“笨车子”,“笨车子”的确笨,通体都是木制品,不容易驱动很迟钝,走路吱吱扭扭乱叫唤,它会不会是诸葛亮“木牛流马”的后代呢?早年,人们称推车的叫做“车伙子”或是“推脚的”,石板路上的“车伙子”只走中间那条平坦路,天长日久,那条悠长的辙沟就在木轱辘的碾压下诞生了。

  石臼所渔猎文化久远。经年累月,石板路迎送着早出晚归的下海人。凌晨,在南十字星的催促下,渔人带着炕头的余温从石板路走向大海,驾船捕捞,日日不缀。渔舟唱晚,带着喜悦,带回大海的回馈,一筐筐海鲜在石板路上洒下湿漉漉的汁液,空气中飘散着浓浓的鱼腥,那是海边人熟悉的味儿。渔汛不好,筐篓空空,石板路见证了渔人的喜忧悲欢。

  石板路两边陡崖排列着一户户民居,房屋顺势而建,错落有致,清一色海石层层叠叠,勾、接、错、搭,突兀壁立,那些老旧的石块锈迹斑斑,黯淡无光;院墙砌筑别具风格,石块七个头、八个角,随意搭配,干茬到顶,看似无章无序,却也浑然一体,历经多年,不曾坍塌;长长的石墙像一幅拙朴的抽象画,凸显石墙之美。崖壁上生长着许多老槐树,瘦骨嶙峋,形状各异,或挺拔,或耸立,或蜿蜒虬曲,或坚韧刚健,树根似铁爪钢钩,紧抓崖缝,扎向深处,槐根与石墙一样颜色,沉稳而庄重;树叶儿很茂密,细密的隙缝透进缕缕阳光,树荫遮蔽着幽静的院落,老槐树像尽职的守望者,护佑一方故土。

  崖上人家出门入户都走石板路,拾级而上,出门下崕,脚下踩的,手上扶的,目之所及,尽是石头世界,置身此地,恍如山城。我造访过住在这里的同学家。白天,街巷里很安静,男人下海,女人下地,孩子们去了学校。这里人家多为渔户,走进小巷,渔腥弥漫,蝇虫飞舞,很多人家在院子里扯条绳子,拉根铁丝,上面吊着的、挂着的,筛子里、盖顶上,晾的晒的尽是渔鲜。墙头上搭着渔网,晾晒着布满盐渍的下海衣裤。船上的橹、棹、篙,倚墙而立,一杆杆三角风旗,收起了往日的猎猎威风,伫墙而立。

  朝霞相送,晚霞相迎,石板路是出发点,也是归宿。石板路悠悠远去,平添一腔乡愁。

文章录入:QL    责任编辑:杨莉 
网友评论: 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评 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评论内容:
  • 请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。
  •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、损害国家利益、破坏民族团结、破坏国家宗教政策、破坏社会稳定、侮辱、诽谤、教唆、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。
  •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(直接或间接导致的)。
  •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  •  关于我们 | 广告投放 | 招聘英才 | 法律顾问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
  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信息及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未经授权协议,禁止下载使用。
    制作:山东法讯传媒新媒体中心 联系电话(0531)82068506 投稿邮箱:qlfzw@126.com
  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鲁)第1564号 鲁ICP备14017325号-7 济网警备案编号:37010029001638号